Search
  • wyvting8

十一月第二問:藝術市場

問題:面對韓國、泰國及越南等藝術市場迅速發展,香港應如何回應?


這位朋友,你問了一個很闊的問題:面對韓國、泰國及越南等藝術市場迅速發展,香港應如何回應?我是楊陽,我其實不太懂得回答這個佷闊很大的問題。我有一系列的跟進問題想問你╱妳,又試試從我的角度,回應一下,然後希望可以跟你再傾偈。


第一,你╱妳自己的觀察是怎樣?這幾個地方的市場是怎樣的?它在哪裡、如何交易、交易的貨品會是甚麼?除了貨品,還有甚麼交易呢?另外,你覺得香港有沒有藝術市場?它在哪裡、交易情況是怎樣的?它是否健康呢?我覺得有人的地方就有交易。交易,可能是種交換;那種交換,可能是貨品,可能是其他有象徵意義的東西。例如,我們現在這樣分享一些想法,都是一種交換來的,中間未必有任何利益的交換,但我們可以說是希望互相了解,為了知識的增長,去達成這個交換。我會把交換,看成一個寬闊及於人文領域的事情。


市場,不一定是資本主義底下的市場,我們說的交換,不一定是好像離不開的資本主義的生產模式。在香港,我們也看到一些其他希望超脫資本主義作為必然的經濟系統模式。例如,我們看見一些合作社,或以物易物。我最近認識了一班年青人,他們辦音樂會的。我很欣賞他們,因為他們知道有些人可能沒錢買門票,就以以物易物的形式,鼓勵大家把家中不需要或多餘而質素仍好的食物,如罐頭食物,來換取領音樂會門票。他們擔當收集者的角度,將大家帶來的食物,轉送至比較貧窮的社群。這種微觀經濟 –

香港藝術家林嵐經常使用的字眼及概念,她與觀塘女工合作社合作創作 – 可以一個很大的機器裡釋放出不同的生氣。


回到你╱妳的問題,「香港如何回應」。我似乎看見你的問題裡面,假設香港是要回應或未回應,我不肯定這是否事實,但我又想聽你╱妳多說一點。你╱妳覺得香港是否做得不夠?我們的市場發展將來會是怎樣?我關心的是,我們所說的交易,不論是微型交易,或是大系統的資本市場幾千萬的交易,我們都需要關注箇中是否公平,即是公平貿易。我們是能夠關注的,只要花點心機,去了解箇中的連鎖關係(chain),包括牽涉些甚麼人,在整個交易系統他們扮演甚麼角色,又貢獻了些甚麼?然後,他們得到的回報,是否反映到其付出?裡面有很多很微細很微細的關係。如果從一個實例去說,我現在正營運一些非牟利團體,似乎不在市場系統裡面,但若我們以廣義的方式理解市場作為交易機制或場所,非牟利團體都製造很多價值出來。那些價值不一定能用價格(price tag,如衣物上的標價)來代表,那可會是人文的價值,或每個人作為個人的才華。我們幫助將之推動,並發揮出來,這些價值的確在我們的社會中比較難以言說來描述,因為它涉及道德的情操、道德的操手,牽涉對與錯、是與非。我們的社會,似乎走到一個位置,種種問題都無法找到討論可能,那就不如不去討論,而選擇以一個較簡單或有效率的方法處理及前進。每當我們這樣「折衷」去做時,就會正正代入了所謂「市場效益」,或側重某一種價值觀念的方法。所以,無論我們的聲音與關注是如此微弱,我們仍然可以嘗試去講一個廣義的市場,如果市場裡面談的是公平交易,我們其實要談些甚麼?我們能否避開價值觀?如果講價值觀,有多少種價值觀在互相競爭呢?市場是談競爭,價值觀之間都有競爭存在。如果我們要去檢視,現今社會裡哪些價值觀比較主導,哪些未被人聽見,那我們是否要去尋找一個平等的位置?

0 views

© 2018 by Art Writers @ Oi!.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