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 wyvting8

鄉郊藝術節的節目範式——以坪輋舞火龍為例

作者﹕梁展峰


中秋舞火龍是香港傳統節慶文化之一,旨在驅瘟疫求平安。(註1)2014年由坪洋村部分村民組成的地區組織「打鼓嶺坪輋保衛家園聯盟」,在村附近舉行舞火龍祭,以軟性手法表達對政府某些政策的不滿。故事源於2014年政府為遏止禽流感傳播,將打鼓嶺一空置農場改建為活雞分流中心。事前沒有諮詢附近村民,中心的運作亦為村民帶來噪音及衞生問題。因為從薄扶林村遷來的坪洋村非原居民黃志強懂紮火龍,於是催生聯盟舉行火龍抗疫(禽流感)的念頭。(註2)在2015年舉辦首屆坪輋舞火龍,每年舉行持續至今,漸漸變成了慶典,當中加入紮火龍工坊、音樂會和巡遊老人中心。一個新興的傳統慶典,記載村民的故事,亦構成一個活化鄉村的藝文活動。


在香港,以藝文活動活化地區已很普遍。坪洋村村民希望用藝文活動, 提高該村的存在價值,並藉以讓大眾了解村的情況。(註3)他們除了把坪洋村打造成「壁畫村」,(註4)「坪輋舞火龍祭」更成了每年一度的藝文活動。這個火龍祭,包含了紮作坊、巡遊和音樂會。紮作坊招募村外義工和學生來認識紮火龍的方法,並紮作各自的火龍;巡遊的地方包括附近的村落,亦走入老人中心,為住院長者帶來活動和祝福;在舞火龍的祭禮後舉行音樂會。嚴格來說,這個火龍祭是村民為表達訴求和當下需要而建構的一個新的文化傳統。它歡迎村外者、女士參與,突破舞火龍祭只由村內男丁參與的傳統。它的持續舉行,促成一些村外人士成為村民的好友,其中聲音設計師史嘉茵和攝影師蔡旭威,漸漸由義務協助者變成核心統籌。

在鄉郊舉行藝術節,可以被理解為以文化旅遊吸引村外人口來解決村內問題,日本越後妻有藝術祭是經典案例;文化活動和社群亦可以促成一個村落的社區生態,大陸安徽省的碧山村是另一個經典案例。坪洋村的故事,在這兩個經典案例之間。壁畫成為村內觀光地標,帶動人流,促成了來自村外的義工和參加者走進村內。舞火龍祭成為村內故事和訴求的載體,並轉化成村內的新興傳統習俗。這個習俗因持續舉行,亦連結起村內和村外的人。也許外來者、協助者和村民的聯繫都是有機地建立起來,但如果以「以規劃和管理促成預計成果」的行政原則來看,這些聯繫是否不能通過活動規劃而催生呢?筆者嘗試以分析活動中持份者關聯的模組Stakeholder Salience Model(SSM)來理解舞火龍祭中三種持份者︰1)活動場地的在地社群(村民、主辦單位)、2)參加者(外來觀眾和學生)和3)協作者(創作人、活動義工)的相鄰度(Proximity)和需求的關聯,以推論適當的節目範式。


SSM以三個份額特質︰1. 持份者的權力(Power)、2. 持份者及其需求的合法性(Legitimacy)和3. 持份者的需求的急切性(Urgency)作維度,來識別持份者份的關係。(註5)相比二元的持份者分析模組,SSM突出了關乎時效性的急切性跟權力和合法性同樣重要,同時提出持份者的份額具動態性質,且各持份者之間的相鄰度影響著份額的變動。在坪輋舞火龍祭中,村民(核心持份者)的急切需求不是人流和促進村內經濟的誘因,而是以藝文活動來建立該村的社會和文化資本,以提高該村的存在價值。舞火龍祭,一方面滿足村民表達訴求的急切性;另一方面促進著部分持份者的合法性的變化,為他們的鄰近度和需求提供了兩個成效︰


1)同時滿足多個持份者

舞火龍祭包含紮作坊和巡遊老人中心,一方面符合村外人對參與文化活動的期望;另一方面表達村民對村附近的長者的關懷,整個祭典則構成村內的文化傳統。


2)拉近各持份者之間的距離

舞火龍祭每年舉行,協作者持續參與,參與度逐漸增加,亦提升了其持份的份額。他們與主持者更接近,促成彼此更多相近的需求。從文化管理者的角度計劃節慶時,我們可以按以上分析,以拉近不同持份者的鄰近度和需求為原則,為一個鄉郊文藝節計劃一些範式節目。這些節目可以是為期一段時間的活動(如工作坊),讓參加者的合法性成分更高。另外,它亦可以是讓不同持份者長時間或持續與主持者接觸的活動,例如駐留計劃、定期聚會,可以拉近協作者和主持者的距離,促成相近的份額和需求。


相比舞火龍祭,由藝術推廣辦事處在川龍村主辦的《邂逅!山川人》是由行政機構規劃出來、在鄉郊舉行的藝術節的例子。它有效在聯繫參與藝術家(協作者)和村民(在地社群),以籌劃出一個同時滿足村民、藝術家和觀眾的藝術項目。經過項目裡的在地藝術策劃伙伴MAD(承辦活動的協作者)歴時一年的策劃和促成下,有的藝術家駐留在村作創作前的考察、有的藝術家則來自該村(村居民兼攝影師翟偉良先生),亦讓藝術家們參與了村民的其他活動。(註6)由此可見,如果以拉近持份者份額的原則來規劃節慶活動,以滿足各持份者的需求,駐留計劃、定期聚會應該是節慶中的節目範式之一。


註1︰香港有兩個地坊仍保留這種廣東傳統習俗。詳見︰ www.hkmemory.org/hkfestival/text/index.php?p=home&catId=101


註2︰〈坪輋中秋火龍起舞 女將上陣顛覆傳統〉,《明報》網上版,2018年09月22日。

https://ol.mingpao.com/ldy/cultureleisure/culture/20180922/1537554420750/坪輋中秋火龍起舞-女將上陣顛覆傳統


註3︰組織曾找來攝影師和畫家,以展覧和活動(《新界東北Style——生活可以是這樣的》(2013)和《原地‧踏步——新界東北藝術展》(2014)),展現東北區的文化面貌和當下生活,以喚起大眾關注東北區的發展,明白「城鄉共生」的可能。另見報道〈「坪輋半日」中港邊境導賞 拆村危機面前 村民以藝術說故事〉,《香港01》網上版,2019年7月5日。

www.hk01.com/社區專題/348669/坪輋半日-中港邊境導賞-拆村危機面前-村民以藝術說故事


註4︰50多歲村民KK招募義工為部分村屋作壁畫和藝術裝置。這些活動吸引了村外各方人士參與,包括國際義工服務組織「義遊」。


註5︰Mitchell, Ronald K., et al. “Toward a Theory of Stakeholder Identification and Salience: Defining the Principle of Who and What Really Counts.” The Academy of Management Review, vol. 22, no. 4, 1997, pp. 853-886。


註6︰〈《邂逅!山川人》荃灣川龍展覽 生長中的藝術地圖〉,《香港01》網上版,2018年4月16日。

www.hk01.com/好生活/169926/lcsd特約-邂逅-山-川-人-荃灣川龍展覽-生長中的藝術地圖

© 2018 by Art Writers @ Oi!.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