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earch
  • wyvting8

12月第五問:點解要用麻雀

我不太清楚你問的是甚麼。我猜想你是指油街實現當期展覽《藝術勞動.買定離手》的那張麻雀檯,而不是香建峰繪畫作品中的麻雀仔。


首先,那個展覽由梁寶山博士策展,談的是藝術勞動,亦是她博士論文關心的題目。梁寶山著、Dirty Press於2018年年初出版的《我愛Art Basel》第一張圖,就是Art Basel期間的《藝術勞動 打字輸數》活動,即是找一班藝術家來即場打麻雀。該活動在2013年Art Basel期間於亞洲藝術文獻庫展出單位舉行。梁寶山在書中這樣寫:「Art Basel來港,整個五月(註:當時Art Basel是在五月舉行,現在才是三月),香港藝壇沸沸揚揚。藝術為業,不保證多勞多得;從生產到消費,更包括各種非物質勞動。本演╱講榮幸邀得香港著名藝術家,在亞洲藝術文獻庫攤位現場開枱;並由資深評論人與觀眾分享相關的理論探索。」關於創意工業、勞動及波希米亞式生活等概念,你可以參考該展覽淺易清晰的說明與漫畫插圖。


藝術家即場「表演」打麻雀,以生活的一面令藝術家在場,談的就是勞動。要知,Art Basel是純商業活動,藝術工作者的出席有很大程度是是「畀面派對」,是「非物質的勞動」。出汗出力出時間出精神過後,一眾藝術家得到些甚麼?




(Art Appraisal Club這個信箱,是油街實現眾多計劃中的其中一項。我們不能代表油街實現回答,亦不能代表油街其他展覽活動回答。)


0 views

© 2018 by Art Writers @ Oi!.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