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8 by Art Writers @ Oi!.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

  • wyvting8

12月第四問:成名前艱難期

嘩,那是一個不能在長期受壓卻未成名的藝術家面前問的問題啊!如果你是問藝術家成名的問題的話。(不過是說笑啦,情況沒想像中那麼折騰人家。)退後一步想,其實你問的是面對個人願望與現實落差的問題,絕不止限於藝術家。我想,每個在城市裡營營役役的小市民,都有這種艱難期。


這問題的前設有二:一,藝術家都渴望成名,成名成為主要或終極目標;二,不成名定必艱難,成了名就不艱難。可是我想,現實並不是這樣。


艱難,可以是指創作環境或生活條件。香港土地問題那麼嚴重,找個大一點的地方做工作室,或像樣而容易訂的展覽空間也不容易。而言論自由日漸自我收窄的情況下,不論成不成名,其實都艱難。


艱難,也可以純粹是個人感受,或理解現況的角度與態度。藝術創作的光譜很遼闊,各人可尋找讓自己稱心滿意的位置。如果從事藝術工作的人全心享受藝術,而非單單視之為名利場,再艱難其實也可以感幸福。


再者,成了名的藝術家仍要面對創作的艱難期。畢竟,創作是不斷求變,不斷鞭策自己的過程。


我倒想追問,你心目中的「成名」是甚麼意思?是某個社會裡大部份人都認識你,如明星一樣?而認識與認同,又是兩個概念。名成而會利就,有錢就甚麼困惑甚麼難題都一一迎刄而解?又或者,成名於一個地方,還是「國際」?在文化藝術圈,有個潛在的遊戲規則,就是該認識及欣賞你的人認識了,欣賞了,便很足夠,而不必每個媒體都爭相採訪你,大部分市民都認識你。有不少活躍而出色的香港藝術家,在大眾眼中仍是nobody。他們藝術計畫一個接一個,穿州過省去實踐他們的藝術理念。


所以,活在當下,享受當下吧。能以自己喜歡的事情生活,那已很幸福了。共勉。



45 views